唯一改变的是巴特拉夫妇的女儿——皮娅·巴特拉,印度首都德里65%的公立学校校长职位空缺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这部电影继承了宝莱坞电影一如既往的深刻性,它诠释了在印度,什么是贫穷,什么是阶级,什么是印度的高等教育,在印度权利是怎样地被买卖。

很棒的电影,科普了印度人民各阶层的生活和生活态度,与国内有一些相同的地方,但总的来说没有太大可比性。

  学校没有校长该如何运行?据《印度时报》2日报道,印度首都德里65%的公立学校校长职位空缺。当地执政党责怪中央政府长期忽视这一问题。

整部电影看下来,似乎谁也没有错,那位德里文法学院的校长,那个明面上卖茶,实际上卖关系的摊贩老板,还有主角巴特拉夫妇……所有人都能够被理解,但故事的结局却成了一个最大的讽刺。

男女主角出生于贫民区,男主角家开了一个裁缝店,在女主角来做衣服的时候认识了女主角,从此边深深地爱上了女主角,使劲浑身解数终于修成正果。

  数据显示,德里共有1024所公立学校,其中106所不设校长职位。在918所设有校长一职的学校中,595所学校该职位空缺。许多学校由副校长代行校长职务。

最后在德里文法学院的家长会上,主角拉吉和印第语教授导演了德里文法学院和公立学校孩子们的同台表演,证明了两个学校的孩子没什么不同,拉吉自己上台作出演讲,批评社会问题和揭露校长把教育当成一门生意的所作所为后,按套路来说应该有很多家长起身鼓掌,事实是只有妻子米塔起身为他鼓掌,一两个家长似乎想要起身鼓掌支持,却被妻子或丈夫拉住。于是,这场按套路来说本该改变一切演讲成了一场闹剧(这也许是这部电影最成功的地方),一切都被校长平复下来,什么也没有改变,保安还是把巴特拉夫妇带出了校门之外,唯一改变的是巴特拉夫妇的女儿——皮娅·巴特拉,在巴特拉夫妇的主动请求下,离开了德里文法学院,去了公立学校上学,伸张正义的巴特拉夫妇最后虽然得到了心灵的安宁,拉吉和米塔的人格得到了所谓“升华”,却意外而自然地变成了这部电影里的小丑。

若干年后,男主角凭借自己的努力和聪明才智把小裁缝店开成了时装店(也可能是婚纱店),几乎可以说是暴富了,而此时,他们的娃儿也到了上学的年纪。

  德里市执政党印度平民党称,校长职位大面积空缺是影响教育质量的“严重问题”。该党认为,问题的根源在于由人民党掌控的中央政府招聘工作推进迟缓。

这便是这部电影和欧美电影的深刻差别,在欧美电影中,伸张正义的人往往成功,而在这部印度电影里,伸张正义的人最终成了小丑。表面上是制度问题和社会问题,深层次上来说其实是经济问题。因为贫穷,生活在贫民窟的孩子表面上虽然有机会得到为贫穷孩子留的分配名额(这部分名额事实上在一定程度上也是德里文法学院校长操纵权力的工具),申请进入诸如德里文法学院等高等院校,但他们因为从小生活在贫民窟,极难适应在这些高等院校里的学习和生活,通常一两年后就主动申请退学,因此丝毫影响不到这些高等学校的教学成绩。所谓“贫穷不能阻挡梦想”永远只是泡影,只是超前于社会经济基础的不切实际的人文主义幻想。生活在贫民窟的这些孩子,虽然他们有着所谓“获得平等的受教育权”,但他们往往自己的权利被侵占而不自知。

此时的印度公立学校萧条,私立学校火爆,私立学校的生源好,条件好,但是学费也贵,入学条件更加严苛,甚至于政府强制要求私立学校让出20%名额给贫困生免费入学。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主角巴特拉夫妇属于印度中产阶级家庭,他们为了女儿皮娅的前程在女儿上学前去为她看学校,却得知富人阶级早已从怀孕开始就为孩子规划好了前程,他们努力去改变孩子,也改变自己。他们改变自己在旧市街的习惯,努力学习说英语,因为“在印度,英语就是阶级”。他们和富人阶级的家长一起参加派对,一起健身,还假装要去欧洲旅游,为此他们去照相馆拍了一些假照片发在facebook上。他们和富人阶级一样,开着豪车,住在离学校近的豪宅里,因为德里文法学院只招收家住在在学校方圆三公里以内的家庭的孩子(这其实也是学校的理性选择,对学校来说是一种积极循环)。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融入富人阶级。孩子在这个圈子能不能交到朋友,得看父母行不行。他们尽了一切努力,最终还是毫无悬念地没有通过德里文法学院的家长面试。

男女主角非常想让自己的娃儿皮娅读私立学校,但私立学校不是有钱就可以读的,除了要搬到学区房住之外,还要进行面试,面试不仅要面试孩子,更重要要面试家长,有权有势也不一定能读到,男女主角本想让政府的朋友推荐,但是都不行,此时有朋友推荐他们找了一个中介,中介十分的全能,根据私立学校的入学审查条件将他们进行了全方位的包装:用英语自我介绍、穿着打扮要低调奢华得体、娃儿更是要全方位提升,可是经历了痛苦的培训之后,几家私立学校都没有录取皮娅,中介此时才说出她认为私立学校不可能录取皮娅,因为她是来自贫困区时装店老板的孩子,差点没把男女主角气哭。

为了让女儿皮娅能够进入德里文法学院,拉吉尝试过托关系、给学校捐赠,但都发现不行,校长似乎是个不畏权贵的人。最终夫妇俩去申请了穷人分配名额,为此接触到了德里文法学院的暗箱操作网络。学院里的印第语教师向媒体举报了这种暗箱操作挤兑穷人分配名额的行为,却因差点损害德里文法学院的声誉而被校长派去家访申请家庭,核实名额(这或许是一种报复吧)。校长在面对媒体的发问时,声称自己是女仆的女儿,一定会为贫穷孩子保护这些名额,同时承诺将会家访核查申请家庭。

走投无路之下,他们找到了路边的中介,可以帮他们伪造贫困生证明,通过20%贫困生名额入学,他们还可以与招生办的老师串通,在对贫困生抽签的时候保证抽到皮娅。

拉吉夫妇看到媒体报道后不得不把这场“戏”演到底,他们搬离了富人区的豪宅(搬离前他们对当地富人们谎称要去欧洲度假,还去照相馆拍了假照片上传至facebook上),来到了贫民窟生活。

可是不幸的事情又发生了,在私立学校的一位老师发现了富人伪造贫困证明抢夺真正穷人名额的事情,他非常愤怒并向媒体进行了披露,引起了轩然大波,校长在媒体面前表态要对所有申请入学的贫困生进行家访。

初来乍到时,贫民窟的人们看起来既肮脏又凶恶,但他们很热情,巴特拉夫妇由于一开始不了解他们的情况,拒绝了他们的帮助而收到排斥,在需要的时候没有人帮忙。但他们受到了普拉卡什夫妇的善良帮助,在接受家访审查时,巴特拉一家因为保留了原来的一些生活习惯而露出了破绽,而普拉卡什夫妇相信他们是原来有钱但遭遇破产才流落到这部田地的,普拉卡什夫妇(他们也申请了德里文法学院的贫困生名额)帮他们化解了危机。

男女主角为此搬到了贫民窟扮贫民,在老师第一次家访时,他们白白嫩嫩的手和桌子上的披萨矿泉水差点把他们暴露,还好邻居提出以为他们是富人破产才勉强逃过一劫。此后他们完全融入贫民窟的生活,在第二次家访时顺利过关。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