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代尔夫特中文学校的学生举起奖状,宋琦告诉中新社记者

  我来自荷兰代尔夫特中文学校,是学校的副校长,同时也是小学部七年级的任课老师。

丹麦华人总会中文学校从成立之初的二十几个学生,发展到现在有近200个学生。回顾过去的二十几年,中文学校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饱含着许多人的心血和付出,也离不开国务院侨办和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华人总会,教师、学生、家长的支持和配合。中、高年级的老师让学生背诵一些美文的段落,复述课文,还经常要求学生讲述寒暑假、春节、圣诞节等假期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鼓励同学之间互相提问,互相交流,使学生从不敢说中文到敢于说中文,从说得结结巴巴到说得比较流利。我们积极鼓励学生参加一年一届的“海外华人少年作文比赛”,从指导学生审题、选材、组材着手,经过反复评讲、修改和筛选后,推选出两位同学去参加比赛。

中新社西安1月6日电 题:华裔新生代频现“被中文” 寻根之旅引身份认同

图片 1荷兰代尔夫特中文学校的学生举起奖状

学生;中文学校;老师;教师;家长;丹麦华人总会;写作;孩子;课文;教学

新西兰惠灵顿新华人联谊会会长宋琦一直有个困扰,出生于新西兰的两个儿子各科优秀,中文成绩则差强人意。“我在家里逼着孩子必须说中文,每个星期去中文学校补习,但不见效果。”宋琦告诉中新社记者。

  我们的中文学校坐落在鹿特丹周边的代尔夫特大学城,1998年初,由几位在荷的博士留学生创建,最初只有两个班、二十几名学生,现在已经发展到从幼儿班到高级语文班共22个班级、400多名学生,所有任课老师均为大学本科以上学历。为了保证教学质量,我们学校注重教师培训,每年定期组织低、中、高班的集体备课及教学研讨。在使用教材上我们标新立异,不局限于《中文》教材,而是根据学生的实际情况,在低年级引入《四五快读》《中华字经》等快速识字系统,在中高年级引入《中国国家地理》《古诗词鉴赏》《四大名著鉴赏》《中国历史》等系列讲座,提高学生对中国历史文化及古典文学的认知能力。

岁月如梭,弹指一挥间。丹麦华人总会中文学校从成立之初的二十几个学生,发展到现在有近200个学生;从最初的两个班,扩展到现在有9个不同层次的班。回顾过去的二十几年,中文学校能发展到今天的规模,饱含着许多人的心血和付出,也离不开国务院侨办和中国驻丹麦大使馆,华人总会,教师、学生、家长的支持和配合。

类似这样的问题,正在西安参加“华裔青少年中国寻根之旅武术冬令营”的孩子们大多遭遇过。

  除了课堂教学外,我们还积极开展课外活动,从中国民族舞蹈、围棋、武术等课后兴趣班,到校园诗歌朗诵比赛、春节联欢会、学年末汇报演出等,为学生提供了展现自我的平台,给孩子们营造一个“浸入式”中文学习的环境,并增进学校与家长之间的沟通与互动。20年来,学校培养出的学生在世界华人学生作文大赛、国家汉语水平考试、欧洲朗诵比赛中取得了优异成绩。在2017年由荷兰中文教育协会举办的荷兰第七届普通话朗诵、演讲比赛暨欧洲邀请赛中,我们学校派出的选手以出色的表现,包揽了儿童一组、儿童二组和少年组的三组比赛冠军,以及一位儿童二组优秀奖。

我们面对的教育对象是华侨、华裔子女,他们生在丹麦,长在丹麦,他们的母语是丹麦语,每天说的、看的都是丹麦语。要使这些学生从不会讲中文到会讲、会读、会写中文,这其中的关键是教师和家长。

  本着学以致用的原则,我们创造条件,为学生提供使用中文的机会,如积极组织、鼓励学生参加作文比赛。众所周知,海外中文学校是周末业余学校,老师也是兼职。要组织动员海外出生长大的华裔子弟拿起笔、用中文书写作文,老师要额外付出许多精力,学生也要付出许多时间。接到大赛通知后,首先面向全校同学征稿,积极动员学生参加;收上初稿后由其任课教师初评;再由几位负责老师利用课余时间专门辅导学生进行修改,并寄出最终稿件。虽然每次参赛都需要学生、老师、家长一同付出很多时间和精力,但我们非常珍惜这个交流及展示潜能、才华的平台,也希望在海外出生、长大的华裔子弟把生活中最快乐的事情真实地抒写出来,在提高中文写作水平的同时,也有机会和祖籍国及世界其他国家学中文的同龄人进行交流。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对从事海外华文教育的教师来说,既要明确自己肩负的传递文化香火的使命,也要在教学中不断丰富自己的知识,不断改进教学方法,不断接受新的信息。教师的水平提高了,学生的水平才有提高的可能。

海外华人家长[微博]对待教育子女方面有着共同的心理,希望孩子留住中国文化的根。一方面是来自父母的殷殷期许,一方面是中西方文化的撞击,由此产生对自身身份认同的困惑。越来越多的华裔子弟“被中文”现象恰印证了这一点。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