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数家长或网友称要孩子,网络欺凌

  “她是一个漂亮且受欢迎的女孩,这却让一些同学看不顺眼。”13岁的巴西女孩劳拉刚转入新学校不久便遭遇了校园欺凌。无奈之下,家长为其更换班级。但即使远离了之前的同学,对她的欺凌却在互联网上继续。

图片 1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图片源于网络

解决校园欺凌,应上升至社会层面

图片发至联盟者工作室

  “本以为一切会平息,没想到却变本加厉。”劳拉的母亲说,一些同学将劳拉的照片发布在社交网络上,并用难听的字眼对她进行攻击。劳拉最终只得转学,原本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她也不再发布更新。

中国新闻周刊评论员/闫肖锋

日前在台湾,被网友长时间刻意抹黑的年轻女艺人杨又颖不堪网络上流言蜚语的攻击,选择了自杀。“网络欺凌”这种新型暴力又多添了一位受害者。

  劳拉的遭遇并非个案。在巴西,校园欺凌并不罕见,而随着社交媒体的日渐普及,互联网成了校园欺凌新的“重灾区”。法国研究机构益普索最近的调查显示,29%的巴西家长或监护人称自己的孩子遭受过网络暴力,这一比例位列所有受调查国家的第二位。

“面对欺凌你教孩子怎么办?”网上调查表明,多数家长或网友称要孩子“打回去”,也有少数人认为“不反抗不是耻辱”,因为以暴易暴并非好事。

新通讯技术催生的“网霸”利用网络、手机等设备在虚拟的空间里对看不顺眼的人进行攻击,他们或在网站上公布其攻击对象的个人资料和隐私,或给对方发送威胁或骚扰邮件、短信,或伪装成所要欺凌的对象发布一些令其名誉受损的内容,散布谣言使对方成为别人围攻的对象。除了公众人物,这种暴力还在校园里弥漫,使得孩子成为网络欺凌的主要受害者。毫无疑问,杀人于无形的网络欺凌正在成为越来越严重的社会问题,然而无论是法律手段还是机构干预都显得滞后和无力,遏制从虚拟世界伸出的暴力之手,还需要更理性的对策以及更全面的共同应对。

  巴西媒体分析认为,互联网将人们紧密联系起来,但并非每个人都能以正确的方式使用互联网。虚拟世界的传播速度快、范围广、影响力大,同时网络欺凌几无成本且有时难以追踪问责,这刺激了某些用户发布攻击性内容。米纳斯学院教授朱莉娅指出,欺凌者匿名躲在电脑或手机屏幕后面,被间接“保护”,而无需与他人面对面,“真正见面时,他们未必出言不逊。”

在众多欺凌事件的视频中,多数施暴者采用轮流脚踢或扇掌方式集体“惩罚”某位弱势同学,颇有羞辱仪式感。这已超出了普通含义的人身侵犯,而带有“小黑帮”的性质。这类不良事件屡屡发生,引发包括家长在内的全社会担忧。

棍棒伤身 言语夺命

  在青少年看来,他人的看法以及是否在群体中被接纳至关重要。调查也证实,这一年龄段的群体更容易受网络欺凌影响,导致焦虑和抑郁,严重的甚至需要向精神科医生和心理学家寻求帮助,“遭受校园欺凌可以躲在家里,可是面对互联网欺凌,真是无处躲避”。

对此,全国人大代表、江西师范大学附属中学校长张国新提出“设立学生欺凌治理委员会”等三点建议,以便有效预防和依法处置此类问题。

杨又颖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网络欺凌”的受害者。由虚拟世界伸出的暴力之手已经终结了许许多多年轻的生命。据最新调查,每10个网民中,有4个曾遭受过网络欺凌,有73%的受访者表示自己曾目睹过网络欺凌行为的发生。这些行为的表现形式有人身威胁、人肉搜索与跟踪、性骚扰等。18-24岁的女性中有26%表示遭受过人肉搜索和追踪,25%的女性表示自己在网上遭受过性骚扰。而施恶者实施这些恶行的场地,主要是社交网络和移动APP上。除了造成一些人自杀身亡的事件,“网络欺凌”还使一些人的工作和生活遭遇了严重困扰。在推特上曾兴起过旨在保护游戏玩家身份的Gamegater运动,这本是一件好事,但在后期却演变出许多玩家暴力和性别歧视的行为,转而成为对游戏媒体工作者、开发者的恶意攻击,而这些受害者大多数为女性。在这场运动中,有好几位女性被威胁强奸,她们的邮箱被黑客攻击,往来信件被公开,至少有两名女性在收到了特定的威胁之后被迫搬家、更换工作。

  针对网络欺凌案件数量日益上升的趋势,巴西已颁布《数字犯罪法》和《互联网民事条例》,对互联网用户的权利以及义务加以限定,并禁止未经许可发布他人的个人信息。但有专家表示,该领域的法律仍需不断完善,从而更有效地制约各类欺凌行为。

首先,详细定义校园“欺凌”。张国新认为,尽管2017年中国教育部等十一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对中小学生欺凌作出明确定义,但是,精神伤害、打闹嬉戏等概念本身就具有模糊性,在生活中不同利益方的认知也差异极大。他建议对中小学生欺凌进行详细定义,确定欺凌行为应包括身体伤害的暴力事件、精神上的贬低行为、言语暴力行为(如辱骂、口头威胁等)以及在网络上辱骂、攻击或披露同学隐私等。

“网络欺凌”几乎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瘟疫,它是最卑鄙和阴险的欺凌形式,因为“它可以发生在任何地方”。传统欺凌受害者还有诸如家庭、朋友圈等避风港和“喘息时间”,而网络欺凌可以每天24小时、每周7天不间断,且随处发生,受害者在欺凌者面前几乎是透明的,且信息随时会被传递给任何人,而欺凌者却看不见、摸不着。有超过半数的受害者声称,自己根本不知道那些攻击者是谁。既然有无处不在的受害者,就有无处不在的加害者。“网络欺凌”的暴力之手可以来自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在英国,有57%的熊孩子在网上做过冒险的或者反社会的事,约20%的人表示,他们曾通过网络暴力给其他人施加过压力。

相关文章

Comment ()
评论是一种美德,说点什么吧,否则我会恨你的。。。